小草app 安卓下载

Posted by admin on 2021年11月26日

() 夜色深沉,无论是熬夜的人,还是晃荡的鬼,凌晨5点,昼夜交接之时,都抵不住那股莫名的困意。

小河潺潺,流过巫神镇,镇上似乎有庙,依稀能听见铜器交击的声音。

秦昆一动不动,盯着天花板,似在发呆。

旁边美人在卧,一袭睡衣,和月色一样撩人,杜清寒发现秦昆醒着,低声道:“不睡么。”

“守夜。”秦昆简单回道。

“牛猛他们呢?”

“这次出来散心,巩固一下功法,先不依靠他们了。”

巩固功法?

杜清寒伸出手,搭在秦昆小腹。

秦昆心脏咯噔一跳,转头道:“这个位置,很暧昧啊。”

杜清寒往秦昆肩膀靠了靠,耳语道:“你在吸收地脉灵气?”

秦昆突然没有调笑的想法了。

Your Smile

心中莫名异常。

昆仑骨的作用,他没给任何人讲过,杜清寒怎么会知道,自己在吸收地脉灵气?

“你怎么发现的?”

杜清寒道:“这样练功是不行的,再练都是外力,你有固本的功法吗?”

固本……

秦昆疑惑:“什么是固本?”

杜清寒道:“你现在的功法,是将你当成一个气球,用则满,不用则泄,虽然气路无错,可限制太多,若离地脉稍远,这功法一点用处都没。而且去了尸地阴xue,吸纳的气会影响自己的元意识,严重的话会出现反噬,和鬼上身无异。固本的功法是将气存起,就像压缩一样,把气体压缩成液体,存储在体内。”

秦昆愕然,从来不知道杜清寒的见识有这么高。

他仔细想了想,如果说固本的功法,好像学了一个。

和破虚、洪霜一起学习的,叫漱骨功。

秦昆想着,运转起来。

“咦?悟性这么高?”杜清寒意外发现,秦昆竟然在运转吸纳的灵气,冲刷自己的骨骼,好像为它们做洗礼一样。

“听我的,引起入体,先沉丹田,再散百骸!”杜清寒指着秦昆小腹,“丹田之所以重要,因为它是人体唯一一处能盛放灵力的地方!”

秦昆照做,灵力源源不断涌入,再也进不去时,丹田里的气才被调动,去洗漱四肢百骸。

按照杜清寒说的,秦昆一边漱骨,一边存气,初时吃力,刮骨一样的疼痛,伴随着针刺的阵痛,让人欲生欲死。

几次岔气,被杜清寒点在气穴上,才缓解危机。有了杜清寒护法,秦昆慢慢领悟了诀窍,没过多久则大汗直流。

“存进来的灵气非阴非阳,你的功法很特别,似乎在给骨骼洗澡,那些灵气刚好会逼出体内的阴气。”

秦昆现在,整个人浑身泛红,和蒸汽机一样冒着烟。

漱骨功从+20的气血,忽然开始出现涨幅,足足长到100,才停了下来。

长长地吐了口浊气,秦昆脑海清醒无比,握了握拳头,只要自己用力,丹田的气就会涌入臂膀,好似多了气泵一样!

杜清寒心中惊叹,她记忆虽然缺失很多,可对功法的见识还在,自己可从没见过秦昆这种奇怪的功法。

而且,他悟性是不是太强了?

一点即通,这……妖孽吧?

“哈哈哈哈哈,舒服!”

秦昆搂住杜清寒,照着脸蛋狠狠亲了一口。

杜清寒脸色冰冷,一把蝴蝶刀落入手中,秦昆轻而易举捏住她手腕,笑道:“亲一口又不掉肉,睡觉!”

蝴蝶刀被二指夹住,嗖地一声被秦昆甩出,插入木梁,杜清寒感觉到秦昆身上阳气如炉火,搂着自己非常闷热。

“松开!”

“嘘……中午还有事呢。刚练完功,太热了,你那么冷,抱着刚好。”

杜清寒的指甲忽然变长,秦昆睁开一只眼笑道:“刚刚行功让我阴气初褪,阳气正旺。你知道阳气忽然旺盛会引发什么反应,我已经很克制了!再不睡觉……”

秦昆拉开杜清寒领口的松紧带,弹了她一下。

“登徒子!”

杜清寒尖锐的指甲几次要刺入秦昆脊背,最终还是没有什么动作,缩在秦昆怀里,慢慢闭上了眼睛。

……

翌日,中午,秦昆醒来的时候,杜清寒已经在外面吃早饭了。

山泉洗漱,观山闻花香,巫神栈外,秦昆抬头看着远处的巫山,心旷神怡。露天的饭桌,让院子里的青石调和的相得益彰,这幅美景,画卷里才会出现。

巫神镇,是巴人具有代表性的小镇,原始巫教的宗教色彩浓郁,图腾、装饰、烟熏火燎,类似巫师元素的东西小镇应有尽有。

“秦导,我们今天去哪?”

吃完饭的陈大三人出门,看向秦昆问道。

“看看巫祭的地方。”

……

蛇坛。

位于巫神镇外十里的地方。

与镇中的祭坛不同,那是对游客开放的,带着表演性质,而镇外这个,才是真正的祭坛。

国之大事,在祀与戎,从古人的角度来说,国家的大事,和祭祀、战争息息相关,只有诚心诚意的拜服神明,加上部族的战士勇猛,才能过上好日子。

镇外的蛇坛,位于山脚一座石洞中,进了石洞,里面都是狰狞的彩绘石像,那些石像是各种各样的恶鬼。洞顶垂下白色的帷子,淡淡的香火味道似乎渗透了石洞,弥漫在空气中。

“这洞好大啊!”借着火盆映衬,涂萱萱感慨莫名,拿出相机拍照起来。

咔擦咔擦几声响起,这种昏暗的环境,闪光灯晃的眼睛有点花,秦昆忽然开口道:“萱萱,相机收起来。”

“哦哦,好的。”

不知为什么,刚刚涂萱萱拍照时,有股危险的气息传来,秦昆瞬间警惕,天眼注视着洞中角落,但发现没有鬼气,那股危险的感觉也一闪即逝。

奇了怪了。

不让照相,队伍里还有个速写高手。

元兴瀚拿着画笔,如同人力照相机一样,大家作画的要求一一满足,画纸上,人物栩栩如生,那些石像也被元兴瀚呈现到纸上,一下子就显示出这个环境的模样来。

元兴瀚成了队伍的核心,秦昆于是退到保镖的位置上,看见他们画的起劲,也没出言提醒,乱他们的兴致。

蛇坛位于山腹内部,这里面的空间,进千人绰绰有余,这么大的地方,石像众多,也不知道当初是什么原因建造的。

单单祭祀的话,场面也太大了。

“怎么还有色情雕塑?搞艺术的,给我来张合影!”

许洋站在一处雕塑前,好奇地打量起来,这个石像的恶鬼,好像在非礼一位女子,看样子,这女子难逃魔掌。

许洋一只手抹在女子胸部,猥琐地看向元兴瀚,似乎又觉得这样不妥,换成了他在保护这个女子,正气凛然。

“嘿,还有鬼怕人的?元哥,给我也来一张!”

武森然旁边的石像,是一只狰狞恶鬼,正在对人求饶。武森然站在那恶鬼面前,气势居高临下。

“元大哥……这边还有鬼求爱的呢,要不……给我也来一张吧?”

涂萱萱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,羞涩地站在掏心掏肺求爱的恶鬼面前说道。

Filed under 未分类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