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香蕉视频app下载地址

Posted by admin on 2021年12月2日

“余生,皇宇辰,听令!”皇元武见余生不再说话,即刻站起身来,低喝一声。

皇宇辰精神一震,随即单膝跪地,余生同样单膝跪地,双手抱拳。

“命余生带一万人马,进驻飞地,拿下黑石大桥,打通飞地通路,协助叶观城主拿下乌凤城,严防死守,不得有误。”

“末将尊令!”

“命皇宇辰跟随余生,一切行动,听从余生调遣,不得擅自行动,进入乌凤城后,若遇阵法,即可破解。”

“尊令!”

余生和皇宇辰纷纷领命起身,余生眉头微蹙,心思凝重,皇宇辰面带微笑,心中兴奋。

“宇辰,让你准备的化名,可准备好了?”皇元武见二人起身,问皇宇辰道。

“好了。”皇宇辰道:“就叫马大岭。”

“马大岭?”皇元武闻言,微微一笑,道:“这倒是个好记的名字。”

“你二人即刻出发。”皇元武言罢,将放在桌上的黑玉盒子拿起,递给余生,道:“这是飞地首领印信,余大哥用此物,便可进入飞地之中,飞地之人无论有何计谋,也定会打开大门,让我军士进入。”

余生上前几步,双手接过黑玉盒子,面色凝重,微微点头。

台湾清纯Livia娇羞可人

“此事凶险,一切小心!”皇元武看看二人,开口嘱咐。

“小王爷放心。”余生点了点头,不再言语,转过身去,抬腿便往外走。

皇宇辰冲皇元武恭敬抱拳,转身跟着余生便出了前厅。皇元武看着皇宇辰,单手向前伸出,欲言又止,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,面色凝重。

余生带着皇宇辰,径直到了守军驻地,进入大营之后,沙绍元和崔池早已准备多时。

“末将沙绍元,崔池,见过余城主。”见余生进来,沙绍元和崔池立刻起身,恭敬行礼。

此次出征,余生是主帅,沙绍元是副帅,且在官职和军衔上,余生也高过沙绍元,向他行礼是基本礼节,但看到余生身后跟着的皇宇辰,两位将领却是一愣。

之前在王府前厅见过这个小将,当时他二人以为皇宇辰只是皇元武的随从,此刻却见他和余生一起来到大营之中,不由面露疑惑。

“给二位介绍一下。”余生看向两位将领,低声到:“此人名叫马大岭,精通术法,是小王爷的心腹,此人随军一同出征,负责阵法防御。”

二人闻言,明显一惊,看向皇宇辰,皇宇辰少年模样,稚气未脱,一个俊秀少年模样,虽穿着制式软甲,但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军人的样子,余生又说他精通术法,便更让两人惊讶。

阵法之途比之斗气修炼,还要难上数倍,如此少年,竟精通术法?

余生看出了两位将军脸上的疑惑,轻声道:“二位不用质疑,此人能力已经过多次检验,绝对合格,此番前往飞地,任重道远,有一个阵术师在军中,也多一层保障。沙将军,人马可准备好了?”

“准备好了。”沙绍元听闻余生问自己,精神一阵,立刻回到:“随时可以开拔。”

“好,出发!”余生闻言,大声下令,带着皇宇辰,径直出了大营。

沙绍元和崔池二人面面相觑额,看看皇宇辰那单薄的背影,有些不敢相信此人竟是个阵术师,但却并未多言,跟着二人,出了大营。

一万军队已整备完毕,此刻就等在大营的演武场中,余生带着皇宇辰,进入眼入场,面前景象,让皇宇辰精神一阵。

一对队整齐的军士安静的站在演武场中,清一色的暗黑色盔甲,长戟在手,每人身侧一匹战马,战马之上物资齐备,一排排军士整齐的排开,站在队伍最前面,竟一眼望不到头。

整个军士队伍,除却战马不时的响鼻声传来,无一声杂音,一片萧杀肃穆。

皇宇辰站在余生的身后,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整装待发的东王府军士,站在演武场前,看着面前整齐划一的军士队伍,一种难以言表的豪情,激荡在他的胸中。

一万军,带给自己的视觉冲击,便如此大,那十万军,又是如何?

每个军士都面无表情,左手牵马,右手持戟,安静矗立。

长月当空,银白的月光洒落而下,照射到军士手中长长的矛戟之上,映出大片的银光,萧杀之感,扑面而来。

余生安静的站在军士面前,皇宇辰站在他的身后,沙绍元和崔池,分立左右。

余生左右打量了面前的军士,面沉似水,一言不发。

此时,一旁走过几名军士,牵着四批战马,站在四人身后。

安静的站立了片刻,余生高声道:“上马!”声音不大,却传了极远。

“哗!”一片整齐的声响传来,面前万名军士整齐划一,瞬间便完成命令,再一看,所有军士均在马上,单手持戟,好似一片黑云,压在眼前。

“出发!”余生见状,翻身上马,再无任何言语,策马转身,径直出了大营。

皇宇辰等三人,立刻上马,跟随而上。

军士队伍,立刻分成十排,整齐划一,跟着几位将领,出了大营。

余生策马在前,缓缓踱步,身后一片军士跟随,马蹄声一片,浩浩荡荡,径直向城墙大门而去。

到了城墙近前,只见大门大开,皇元武安静的站在门边,面容严肃。

余生策马上前,到了皇元武身前,并未下马,坐在马上,冲皇元武拱手抱拳。

身后,包括皇宇辰在内的三人,均都坐在马上,冲皇元武拱手抱拳,恭敬行礼。

皇元武看看几人,在看身后如一条黑龙般的一种军士,面带微笑,冲余生微微点头。

“出发!”余生坐在马上,单臂一挥,策马径直出了城前大门,走上黑石大桥。皇元武看了皇宇辰一眼,眼中带着浓烈的担忧,皇宇辰给他大哥回了一个灿烂的微笑,轻点马腹,上前而去。

黑色长龙,一排十人,整齐排列,径直上了黑石大桥。

皇元武看着远去的众人,思绪万千。

最后一队军士上了黑石大桥,皇元武下令关闭城门,登上城墙,借着皎洁月光,看着行进在黑石大桥上的黑色长龙,渐渐远去。

皇元武眉头微蹙,一言不发,待这黑色长龙消失在视线之内,这才转身,回东王府去了。

沧澜江,约有十余里宽,皇宇辰策马,跟在余生身后,听着身下沧澜江的滚滚江水,四下观望,心绪万千。

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随军出征,他心中情绪难以言语,兴奋,期待夹杂着不安和紧张,让皇宇辰整个人一直处在兴奋状态中。

在黑石大桥宽阔的桥面上行进了一会,远远的,在前方出现了一座巨大的黑影,这黑影好似暗夜中沉睡的巨兽,蛰伏在前。

那是飞地的守桥城墙。

高约百丈,万夫莫开。

越到近前,皇宇辰越觉的心中压抑,城墙慢慢出现在眼前,渐渐在眼前升高。

在东王府内,看向东王府方向的城墙,皇宇辰心中并没有什么感觉。但接近了飞地方的城墙,他才知道,在外面看起来,这座城墙是多么坚不可摧。

不说城墙之上的防御工事,但是这城墙的高度,就让人望而生畏。

此刻,皇宇辰坐在马上,抬头才能看到这城墙的顶,若要到了近前,这城墙给人的压迫,会徒增数倍。

和这座城墙比起来,清枫寨的山门,就像平民家里的宅院。

一路无话,余生带着军队,径直到了飞地城墙之下。

皎洁的月光洒落下来,照射在青石砌成的城墙之上。皇宇辰可以清晰的看到城墙上青石之间的缝隙,以及岁月侵蚀,在这城墙上留下的印记。

厚重的黑色大门,出现在眼前,黑色大门之上,无数铜制园钉好似生在上面,整齐排列,肃穆庄严。

余生策马,来到大门之前几丈之地,单手攥拳,微微向后摆动。

身后军士立刻停止前进,最前方,时匹战马整齐排列,上面坐着的黑甲军士,面无表情。

所有军士尽数停下,黑马黑甲,与黑石大桥融在了一起,手中长戟映照月光,熠熠生辉。

一条黑色的长龙,盘旋在黑石大桥之上,一片萧杀肃穆之色。

余生将飞地印信托在手中,冲城墙之上高声喊道:“东王府军到此,接收飞地归降,此为飞地印信,速速开门!”

余生声音极大,回档在附近,向城墙之上传播而去。

片刻,只听“吱呀”一声闷响传来,好似打开了远古之门,面前的黑色大门缓缓打开,两名身穿盔甲的军士奋力拉开大门。

这黑色大门与黑石大桥等宽,两名军士上前推,速度缓慢,余生却也不着急,静静等待。

又过了片刻,黑色大门完敞开,两名开门的军士分立两侧,门内,一片漆黑。

不见有任何一人出来迎接,余生眉头微皱,心绪飞转,回头对沙绍元轻声到:“密令,所有军士准备战斗,徐徐进入,若发生骚乱,立刻占领大门。”

沙绍元目露精芒,微微点头,回头低声下令。

余生的命令迅速下达,所有军士层层相传,快速传递到整个军队之中。

轻触马腹,余生暗暗调用身斗气,策马前行,徐徐.向前,进入了城门之中。

皇宇辰面色凝重,跟着余生脚步,缓缓进入飞地之内。



Filed under 未分类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