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app无限看福利大片

Posted by admin on 2021年12月5日

♂? ,,

,最快更新大千劫主最新章节!

阳光明媚,风和日丽。

湖心凉亭之中,却是血肉一片!

尸体摆在眼前,辜雀虽然惊魂未定,但也不得不接受,这一切都是真的。

天老虽然最初是被自己胁迫而来,但之后,却是在真心帮自己!否则大可一掌把自己毙掉便是,他不是神族,又精通天机,自己厄运之子这点副作用,对他来说也算不得什么。

来到这个世界,除了冰洛之外,天老是第二个真心帮助自己的人!

有人暗害他!

是谁?

辜雀双眼寒意陡生,豁然环视一周,只见微风轻拂,四处空无一人!

看着天老血肉模糊的头,辜雀深深吸了口气,想到天老不断为自己解惑,为救活冰洛出谋划策,甚至泄露天机……

他心中有感激,有愧疚。

清纯美女景点游玩愉快镜头感十足

感激天老之恩,愧疚没能力救得天老性命!

人劫之境的强者,放眼天下也少有敌手,天老的最后一句话,终究是留给了雪桑老妪。

夫妻两人赌气数十年不见,最终还是天老服软了,只是…没有以后了。

辜雀深深叹了口气,缓缓跪下身来,道:“话,我一定带到!若我还能活着。”

说到这里,辜雀沉默顷刻,忽然道:“天老,若我辜雀有一天也能崛起,必为报仇!”

报仇!

这两个对于他来说太遥远,他连自己能不能活下去都不知道。

更何况,自己也有仇!

生死大仇!

但他终究还是许下了雪仇之誓,只为天老今日之恩!

天老乃神州国师,至高无上之人物,地位仅次于神州之主!他的死,必然惊动神州,震怒神帝!

如此大事,要不要去告诉神帝?

辜雀此念刚起,忽然浑身一寒,只觉一股凉意自心头涌起,再也无法挥去。

谁都知道,天老被自己胁迫而去,是和自己在一起!

在一起足足三天四夜!

那么,天老殒命,这岂非说明,自己便是凶手?

辜雀心中寒彻,这种情况,就算自己有一千张嘴也解释不清!若自己跑去告诉神帝,恐怕立刻就会被抓起来。

这种蠢事还是不干的好!

必须立刻走!

辜雀深深吸了口气,他武功并不出色,见识也并不广阔,心机也不算深沉。但他临场的冷静,却是独一无二。

往往越是关键时刻,他越冷静,哪怕他无法完美的控制情绪,但他的心是清醒的。

毕竟天老是神州国师,地位仅次于神帝之人。他陨落的消息传出,必然神族震怒!

那时候,就算神帝轩辕阔雄才大略,有经天纬地之才,囊括寰宇之胸襟,也未必不会为泄万民之愤而先杀自己!

天老之仇,他日再报!

今日,必须先逃!

虽然这一逃,更加证明自己是凶手,但性命,任何时候都不值得冒险!

因为自己肩负的,不仅仅是自己的命!

想到这里,辜雀再不犹豫,对着天老三头一叩,豁然转身!

背棺!走人!

他走得极快!因为必须尽快出城!

天老殒命,神族必然震怒,到时候城门封锁,瓮中捉鳖,谁也逃不了。

只有尽快出城,才能有丝毫生还的可能。

当然,这只是可能而已!神族底蕴深厚,实力深不可测,王侯将相不知凡几,要抓一个人实在太容易了,就算逃到天涯海角又如何?

辜雀没有天真的以为能逃很久。

他只是希望,在抓到自己之前,神族已然查清事实真相,那时候自然就没自己什么事儿了。

前路漫漫,还真是不好走啊!

辜雀苦笑,也只能苦笑,因为他早已预见前路会更加艰难。

佝偻着身体,背棺而行,快步朝神都城门走去!现在,每一刻时间,都决定着自己的生死!

太子加冕已过四日,神都依旧人声鼎沸,天下第一城,阁楼重重,行宫处处,车水马龙,行人如织,一片繁华景象。

无数的当铺、拍卖行、商店,吸引着大批商旅经行,修者聚集,所有人都沉浸在盛世的繁华之中。

阳光惨白,微风轻拂,一声低沉厚重的钟鸣忽然响彻天地,那幽幽之声仿佛跨越千古,从历史长河的尽头徐徐而来,把这重重繁华骤然打碎。

街头无数人顿时愣住,表情僵硬,一股苍凉之意不禁涌起,难以遏制的悲怆弥漫在心头。

辜雀脸色一变,身体猛然紧绷!

他当然知道,这是神都天宫的殇钟之声!

殇钟鸣,神都同悲,此钟,只有神帝驾崩才会被敲响。

看来天老殒命,已被人发现了!

而自己,也正式成为了杀人凶手!

太快!事情发生的实在太快!快到让人反应不过来,距天老死去,不过半个时辰而已!

辜雀喘着粗气,硬生生停住脚步。

他不得不停下,因为残存的理智告诉他,现在最危险的事,就是出城!

他毫不怀疑,为拿凶手,现在四方城门已然封闭,只能进,不能出。若是强闯,必被神卫斩于刀下!

躲!只有躲!但躲去哪儿?

自己对神都城实在陌生,而神族对于自己的神都,那就太熟悉了!

无处可躲!无处可逃!

这种时候,辜雀已不想再跑,背棺而行,能跑到哪里去?

他要保持体力!

天已黑,月已出,神都已乱作一团。

天老殒命的消息传遍神都,大批神卫城搜捕凶手,所有人都不愿卷入其中,各自回房,大街已然空旷。

圆月皎洁,其上光亮分布不均,像是浮演着人生的无穷变幻。

这是一个小巷的角落,周围是垃圾,脏水,发出一股难以忍受的恶臭。

但这些对于辜雀来说根本不算什么,三年时间,一路自天州赶往神州,其间苦楚无尽,他早已学会忍受。

铜棺就在他的身后,靠在墙角,这是他需要用生命守护的东西。

在这个阴暗的角落,这个连月光都不愿降临的地方,唯有她陪着自己。

任何时候,她都会伴着自己。

当初是这样,如今也是这样。

他们的生命早已连在一起。

突然,辜雀屏住呼吸,双眼微眯,身肌肉都紧紧绷起!

一阵脚步声迅速传来,越来越近,然后迅速离去。这个肮脏的垃圾角落,自然没有人愿意过来。

辜雀刚要松一口气,眉头忽然又是一皱,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又传来。大约三五个人,走得很快,脚步很轻,想来武功不弱。

他们正说着话……

“据说那人叫辜雀,嘿!一只小麻雀,竟然如此大胆!”

“何止是大胆,简直是卑鄙,用厄运威胁太子,逼迫天老救他的女人!”

“天老也是好心肠,愿意帮忙,却没想到被暗算了!”

“这种人狼心狗肺之徒,迟早会遭天谴!”

人已走远,声音仍不断传来,每一句话,辜雀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他没有动,没有出声,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。

有的只是汗水!

这几年来,他受过太多苦难,心中也有过委屈,有过不甘,但终究是熬过来了。

他以为自己已然足够坚强!

但为什么,已饱经磨砺的自己,此刻内心却是如此愤怒!

或许,委屈与冤屈,辱骂与诬陷,本就是不同的感觉!

辜雀咬着牙,没有发出一丝声音。

他右手缓缓摸上了腕上的玉镯,黑白玉镯,带着丝丝凉意,浸入他的心脾。

每每感受到这冰冷的凉意,他都会渐渐冷静下来。

因为这是冰洛送的。

是她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。

辜雀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。

很快,清脆的铿锵之声响起,几个身披甲胄的神卫快步走来,气势汹汹,那肃杀的气质令人心中发寒!

他们走来,经过外面,即将离去的时候,一人忽然顿住。

他一顿住,辜雀的心便猛然一沉!

只见这人缓缓转身,冷冷看着垃圾堆背后,道:“出来吧!”

辜雀脸色不变,缓缓闭上双眼,自己没有露出任何气息,照理说他们不可能知道。

“头儿!那里哪有人啊!”身旁一个神卫道。

领头人冷笑,淡淡道:“我知道在里面,出来吧,背棺人!”

“头儿…不会是眼花……”

几人话没说完,一声叹息已然响起,一个瘦小的身影,已缓缓走了出来。

惨白的月光照在他阴晴不定的脸上,密密麻麻的汗水堆积如豆,看起来显得格外恐怖。

几人面色一变,右手不禁迅速握住长刀,互相看了一眼,面目又恢复了几分胆色。

领头之人却是脸色不变,眯眼道:“背棺人,辜雀?”

“是!”

辜雀沉着脸点头应道,看着领头这个身穿金色盔甲的青年,平静道:“我很好奇,是如何发现我的?”

领头人冷冷道:“因为我曾经过这里。”

“噢?”

“这里有很多老鼠,我经过这里时,它们都逃窜进了刚刚的位置,然后钻进洞里。”

辜雀皱眉道:“现在这里没有老鼠。”

“它们晚上一定会出来,除非有一个人或者一只猫,站在了他们洞口!”

“很好。”

“很好?”

辜雀叹了口气,道:“很聪明,很细心,也很年轻,所以建议快走。”

“走?为何?”

“因为,我确实不想杀。”辜雀的表情很认真,虽然他很想杀人溅血,以泄心愤,但此刻并不是时候。

领头人轻轻一笑,不屑地摇了摇头,缓缓拔出手中长刀,一股强大的气势自他体内顿时爆发出来。

银白的长刀闪着淡淡的金芒,一股股元力散发,整个小巷都被隐隐照亮!

元力出体,刀泛金芒,这是极变之境!

辜雀脸色一沉,心中一动,一个小小的巡逻队长,怎么可能这么强?这人恐怕不是……

他还没开口,只见刀光急闪,微微照亮小巷,几声闷哼发出,鲜血飞溅。刹那间,几名神卫已然重重倒在了地上。

他们双眼瞪得老大,仿佛还不敢相信自己被杀的事实,喉咙鲜血不断喷涌。

我靠!心够狠的啊!辜雀微微眯眼,没有说话。

虽然,他看出对方的刀很快!不但快,而且极为精准,狠辣,致命!

领头人眼中杀意凛凛,寒声道:“可知我为何要杀他们?”

辜雀叹了口气,道:“恐怕是因为轩辕辰想灭口于我,但又不想别人知道。”

“看来很聪明。”

辜雀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、虽然老子不算聪明,但这种显而易见事,还是可以看出来吧?放眼整个神都,老子除了轩辕辰还得罪过谁?,

他缓缓道:“他就派一个人来?”

领头人轻蔑一笑:“一个人便杀不了么?”

辜雀叹道:“轩辕辰各方面都很优秀,只是,太过自信,把其他人都当草包了。”

“太子何人?也配评价!”

领头人脸色顿时一沉,森然一怒,手中银白的长刀在月光的照耀下,发出凛冽的寒光。

一股强大的元力自他体内澎湃而出,整个小巷仿佛都被寒气笼罩。

狂风忽起,小巷寂静无比,惨白的月光把两道身影拉得老长。

狭窄的空间里,一道身影伟岸无比,甲胄森森,长刀猎猎,英武尽显。对比之下,另一道身影便显得有些瘦弱。

天地无声,两人对视,瞳孔寒光激射,如电一般在空中交汇。

这一刻,没有人再说话,有的只是神贯注,死我活!

领头人面无表情,冷冷一哼,右手长刀一横,刀光骤然而出,照亮小巷。金芒漫天,那强大的元力透刀而出,凝聚成一道绚烂的刀芒。

这一刻,仿佛周围所有景象都在消失,一切都在殒灭。

星辰皆匿,高楼尽伏,天地之间,只有这惊艳一刀!

“噗!”

漆黑的小巷,眼不见四周,一声轻响传出,一声闷哼响起,隐约之间,仿佛有鲜血激射。

一股浓浓的腥味传出,铿锵一声轻响,这是金属坠地之声。

月光已出,淡淡洒下。

辜雀静静看着前方仿佛没有尽头的小巷,脸上杀意凛凛,汗水如豆,密密麻麻,看起来极为恐怖。

他的身后,一个伟岸的身影站在地上,手中长刀已然坠地。

领头人脸色惨白,眼神涣散,艰难道:“…怎么可能…这么快!”

他说着话,再也坚持不住,重重倒在了地上,喉咙鲜血已染红盔甲。

辜雀一脸阴沉,寒声道:“我很真诚的提醒过,只是貌似没把我的话放在眼里。”

说到这里,辜雀忽然又顿住,想了一下,才缓缓道:“其实,不该和我比刀的,比什么都好,偏偏要比刀。”

领头人口中喷着鲜血,临死之前,他忽然变得无比宁静,缓缓:“我明白,我已付出了代价。”

话音一落,他便再没了声息。

Filed under 未分类

Tagged